2016年12月11日 星期日

太座的智慧(三)

網誌分類:股票經
網誌日期:2016-12-11

雖然太座退休前的工作完全跟股票投資無關,本身對投資也不熱衷,但多年來受到我的熏陶,在耳濡目染之下,總算對價值投資有一點認識,更不時向我發表一些「充滿智慧」的見解和投資建議,值得跟網友分享。

文科出身的太座,完全不懂怎樣計算估值,但卻懂得「股神」畢菲特「別人恐懼時我貪婪」的道理,適當地把握入市時機。每當股票市場出現恐慌性拋售時,她看見心儀的優質股價格大幅下挫,總會提醒我加倉,趁低吸納,就像她趁百貨公司大減價的時候,出手購買心儀的貨品一樣,顯得十分化算。

太座也懂得長線投資的好處。由於我管理股票投資組合超過廿年,太座發覺當中不少股票長遠的股價趨勢都是向上的(當然部分原因是我選對了優質股),也親眼目睹過我太早減持的痛苦經歷,因此她千叮萬囑我以後不要經言減持她心目中的愛股-----港交所(388)、匯豐(5)和盈富基金(2800)。

太座用三言兩語,解釋她為何喜歡該三隻股票。

她說:「港交所是本港唯一的股票交易所,屬於獨市生意。長線而言,未來的成交量幾乎肯定會上升,港交所將來的盈利增長較有保證。

匯豐過往的派息記錄良好,退休後持有匯豐收息很不錯。現價65港元計算都有6厘股息率,每年提供豐厚的現金流,幫助應付日常的生活開支。

喜愛盈富基金的簡單操作。既不用自己選股,可以一次過買入50隻恒指成份股,分散風險,也可以坐享大市長期的回報率,何樂而不為?未來平均每年有7至8%回報率已覺心滿意足。」

目前,太座的「長線三寶」佔據了我的股票投資組合比重最高的首三位呢!

47 則留言:

  1. 鍾sir, 你放假, 你的學生, 非常失落.請回看miss 左似whatsapp , 比D寶貴意見好嗎

    你本身portfolio基數大, 8% 已好可觀.

    回覆刪除
    回覆
    1. 看到學員這麼說,真是窩心!
      假如每年有8%回報,長期的複利效應也會非常可觀。

      刪除
  2. Barton Biggs, Warren Buffett, Charle Munger, George Soros, 全非理科生, as what u always say 投資是藝術而非科學,

    回覆刪除
    回覆
    1. 匿名兄所言甚是,出色的投資者不一定需要讀數理出身,擁有良好的理念和執行紀律都非常重要。

      刪除
  3. 這三間公司仍可更好地改寫將來。
    我太太多少被我灌輸不少投資學問(有時嫌我煩),但最重要是全職湊好我們的小寶貝。

    回覆刪除
    回覆
    1. 恭喜價值兄擁有一位賢內助。

      刪除
  4. 認同,本人已持有滙豐,也想長線持有港交所,因覺得是獨市生意,派息也不錯。

    回覆刪除
    回覆
    1. 匿名兄不妨考慮百貨公司大減價的時候出手。

      刪除
  5. 恭喜鍾兄,鍾兄的太座令鍾兄更一帆風順~~~~~~~

    回覆刪除
    回覆
    1. Oscar兄:感恩找到太座互相扶持。她的強項正是我的弱項,而她的弱項正是我的強項。

      刪除
  6. 香港最好的股票就是港交所,長期派息佔到盈利的88%或以上!獨市生意之外,2011年以前更根本就沒有債務,也就是說,它不單只不怎麼需要新的資金去推展業務,每年賺到的錢也不亂花,絕大部分的盈利所得都派給股東。這樣的公司,我們的希望就是它會大減價!也許明年可能又會出現大減價,blog友記得買進才好。匯豐雖然沒有以前那麼輝煌,但是,股息率在6%以上就是廉價。每次大跌市或大調整都一定要吸納2800盈富基金,這讓你的投資組合充分達致分散化。明年大跌市的話,記得也要買進3140 領航標普500。這4個股票都是絕對值得長期持有、逢低吸納的股票。我花在研究香港股票的時間與對經濟學與價值投資哲學方面的閱讀遠遠超過2萬小時,但見識並不能超過鍾兄的太座。買股票就跟買日常食物、用品、衣服一樣,平時知道什麼是好東西,到大減價大平賣時,就會買得到又平又好價廉物美的好東西。很多人在股票市場不能賺得到錢,就是不能掌握得到這個簡單的道理。

    回覆刪除
    回覆
    1. 感謝Ch Liu兄的補充,並介紹了另一個ETF選擇---3140 領航標普500。
      未知可否分享你為何覺得明年會出現大減價?
      的確,有時候太座的投資理念較我更清晰,可能是當局者迷吧,哈哈!

      刪除
    2. 在股票市場,很少東西是確定的。能夠確定的是,買進便宜便享有較高的安全邊際與盈利的概然性較大,所以要學會如何能買進便宜,這是第一點。

      股票市場還有一樣是確定的,你把台灣加權指數那一張互動圖向左90度豎起來,以10年中值當成軸,你發現它像鐘擺一樣左晃右晃,而不會一直往一個方向晃動不停。股票市場不會漲上天,也不會跌向地心,這是很確定的。當它晃到右邊很多的時候,你大概知道你目前的處境是什麼情況,大跌市?大調整?你學會給它pricing,你就更清楚現在是否是具吸引力地低,是時候分批買進了嗎?當它晃到很左邊時,你也給它pricing,你會發現現在已經是危險地高了,是時候分批賣出嗎?當它深具吸引力時,買進0050指數基金ETF,記得去看一看那些好公司有些什麼值得買進的。當它是危險地高時,你想它可能還會再漲,就不如分批賣出較佳,急跌直下時就來不及了。(這是今年9月26日回覆台灣的外甥關於投資方面的信中的一小部分內容。)

      刪除
    3. 我們使用TWII Taiwan Stock Exchange Weighted Index(台灣加權指數)來說明一些投資問題,請看下圖(是台灣加權指數1997年至2016年9月的圖表,不能貼。):

      馬英九在2008年520就任總統,連任到2016年519卸任共8年,假如你早就學會了價值投資的話,你光是買台灣指數基金或台灣指數基金ETF(0050 元大寶來台灣卓越50基金)就能賺不少錢!怎麼賺?當加權指數從2007年10月的高峰期的9810點下跌到了2008年11月20日的4080點,跌幅是58.2%!大家都非常害怕,但是價值投資者就會去pricing,4080點,它的PE是8.62倍,台灣加權指數的10年平均值是7860.5點,平均PE是23.4倍,就10年平均值7860.5點下跌至4080點,這可是48%的跌幅,假如你把市場10年中值作為中值的話,那麼,你買進的話就享有48%的安全邊際!你會失敗的概然性應該是非常的低,對吧!PE由中值的23.4倍下跌到了8.62倍,那可是慘烈異常,63%!假如你更精密,不難計算出2008年11月20日那一天加權指數4080點的PB是1.04,Dividend Yield是11.2%。大家都害怕得不得了,沒有人敢買!為什麼不敢買?William Bernstein在他那一本The Intelligent Asset Allocator第7章最後那一節裡稱之為:Risk Aversion Myopia,中文叫做目光短淺的風險厭惡心裡,一般人的投資風險時間尺度只有一年,這真是目光短淺!所以不會買進殖利率高達11.2%並且價格低廉的股票與基金(因為跌得太慘烈了,面對只是30%的資產流失已經非常痛苦,那種痛苦程度無法形容,更何況是63%!)。同一章的前面更說明了這麼便宜為什麼不會買進,因為在大跌市的時候,即使是超好的公司與基金也跌得像狗一樣,一般人根本無法說服自己去買進它們。也就是說,大家都不要了,我為什麼要要?好!你是價值投資者,你堅信價值回歸,中值回歸,所以你敢大筆買進(當然不要亂買,限制在大公司、超好公司與指數基金),於是,你便快快樂樂地持有到2011年1月28日,賺那124%的利潤。假如你不是全部賣出,也可以減持一部分獲利了結。常常聽人說“逢低買進”,問題就在什麼是低?怎樣才算低?從價值投資的角度去看,台灣的長期平均PE的倍數是偏高的,26倍左右(5年平均PE則為17.8倍)。但是,台灣加權指數的長期的Dividend Yield(殖利率)則甚固定,大概在4.4%左右。那麼,11.2%之於4.4%,不就是減價大平賣嗎?馬英九這8年任期內,還有沒有買點呢?有的。是2011年12月19日,PE是13.94倍,Dividend Yield是6.4%,這是小型市場調整,你可以適量買進指數基金(0050)。假如你完全不賣出,2008年11月20日大筆買進並持有,2011年12月19日適量加碼買進並持有,一直持有到2015年4月27日加權指數上升到了危險地高的9973點全數賣出的話,那麼你的利潤就是144%,除7年半,那麼年平均盈利是19.2%。這還沒有計入股息殖利率的再投資所產生的複利效應。應該在20%以上!比不上美國的S&P 500指數,但也不算差。

      刪除
    4. "假如你更精密,不難計算出2008年11月20日那一天加權指數4080點的PB是1.04,Dividend Yield是11.2%。大家都害怕得不得了,沒有人敢買!為什麼不敢買?"

      多謝Mr. Liu 分享。

      請問以上引文是從需要付款的網站先取有關資料嗎?
      如何計算?請賜教!

      刪除
  7. 這兩段話依然沒能解釋為什麼2017年可能會是“大減價”。信上是用S&P 500指數來說明,如下:

    投資長期能夠獲利的要點有三:一、資金。二、知識。三、耐性。雖然知識是最重要的,但我卻把它排在第二位,那是因為你沒有資金或資金很少的話,多卓越的知識也一樣無用武之地!假如你擁有豐沛的資金,那只需要一點點的投資知識就能讓你的資金長期繼續增長,這就是你問及的資產配置與再平衡。資產配置最最簡易的方式是:選出兩種相關性甚少的資產,如股票與債券,設定一個你能力可以承受的比例,每年年底嚴格執行再平衡就可以了。比如說,股票佔60%,債券佔40%等。股票選什麼呢?這對絕大多數的人來說是一個大難題!不想花腦筋的話就選指數基金或ETF指數基金就可以了。指數基金最好的是S&P 500指數基金,Vanguard公司的收費最低廉,可惜幾年前美國政府已不讓外國人買了(是全球第一個指數基金,為John Bogle在1975年創立,他於1974年9月26日成立The Vanguard Group基金公司。下一封信會談到他!)不對全球投資者開放,這個指數基金叫做VFINX Vanguard 500 Index Inv,網址在這裡:
    http://www.morningstar.com/funds/XNAS/VFINX/quote.html
    不能買VFINX Vanguard 500 Ind,沒關係,Vanguard推出了Vanguard 500 ETF VOO
    http://www.morningstar.com/etfs/arcx/voo/quote.html
    很貴耶!快200美金一股!不怕,有“便宜”的,那就是一年兩個多月之前在香港推出的3140領航標普500:
    https://gllt.morningstar.com/roq2rh8blz/snapshot/snapshot.aspx?id=0P00016CU7&SecurityToken=0P00016CU7%5d22%5d0%5dETEXG%24XHKG&ClientFund=0&LanguageId=zh-HK&CurrencyId=HKD&UniverseId=ETEXG%24XHKG&BaseCurrencyId=HKD
    15塊多港幣(15.42 HKD),好便宜呀!趕快掃貨!是嗎?我倒覺得非常貴呢!為什麼?便宜或貴是金額或數字而已嗎?不是應該看它(價格、金額)所對應的指數與這個指數的點數所對應的PE,PB與Dividend Yield嗎?S&P 500指數昨天是2,164.69,2008年9月15日雷曼兄弟申請破產保護引發的金融風暴之前的最高位是2007年7月1日的1526.75點,那一次下跌至2009年1月9日的797.87點,下跌了48%,那是因為S&P 500指數成份股裡的500家公司是美國最大的公司,市值佔美國總市值的75%。科技股的Nasdaq雖然經過了短短6年前的2002年的暴跌之後(高達74%!),在2008年年底仍然下跌了達52%!那麼2,164.69點的具體意義是什麼?用價值投資的角度去考量是,它的具體意義是:PE是25.04倍,PB是2.88倍,Dividend Yield是2.05%。假如你相信中值回歸的話,那麼S&P 500指數的中值PE是15.62倍,PB是2.75倍,Dividend Yield是4.39%。除了PB之外,PE是60%偏高,現時的Dividend Yield與其中值相比也下降達53%之巨!這樣說的話,Vanguard 500 ETF VOO與3140領航標普500都是追踪S&P 500指數的,不單只200美金很貴,連15.42 HKD也一樣是粉貴的!那該什麼時候買進呢?或哪一個價位買進呢?或在S&P 500指數哪一個點數上買進才算是便宜呢?下圖是3140領航標普500與Vanguard 500 ETF VOO以及S&P 500指數的互動圖比較,選的是2016年2月12日香港股票跌得最兇的一天。你在那一天買進3140的話,現在也上升了18%。但S&P 500指數是1915.45點,肯定不是最理想的買進點位。

    指數基金是今天下單,大概隔一、兩天才能買得到,有些還限制每次的金額,所以不能炒買炒賣。但追踪同一指數的ETF基金則可以線上自由買賣,金額可以不定(3140有最小一手100股的下限),所以市場上炒作會非常厲害。像美國兩位大投機家George Soros與Carl Icahn (可能應該算是投機的投資者!)都認為美股現在已到達了頂峰,隨時會崩盤,所以他們兩位上個月開始已經投入巨額資金去放空S&P 500指數。因此,你們應該常常盯著S&P 500指數與Vix指數:
    http://finance.yahoo.com/quote/%5Egspc?ltr=1
    http://finance.yahoo.com/quote/%5EVIX/?p=^VIX
    GMO公司聯合創始人Jeremy Grantham因多次成功預測包括日本經濟泡沫、美國互聯網泡沫和2008年金融危機等經濟泡沫而備受關注,他在2014年第一季的公司的公開信裡已再次警告說S&P 500指數上升到2250點就會有50%的回調(大跌市!他說的a 2- sigma event would occur every 44 years,我不懂,只知道跟統計學的Standard deviation有關,大蕭條1929,1930年到1973,1974那兩年大跌市正好44年,1973年加44真好是明年2017年,就會發生大跌市),他用的是統計學的方法。市場的持續亢奮買進以及George Soros與Carl Icahn的放空,形成了拉鋸戰,一般言之,S&P 500指數要上升到2250點,可能會升升降降拉鋸到2017年初,那到時真的大跌市的話,出脫持股恐怕就來不及了(我通常較謹慎,會在事前就預先賣出,歐債危機的時候,在希臘大選前兩天全數出脫銀行股是例外!)。Jeremy Grantham的話你信不信無所謂,但S&P 500指數現在2,164.69點的具體意義是什麼?用價值投資的角度去考量,它的具體意義已如上述:PE是25.04倍,PB是2.88倍,Dividend Yield是2.05%。這應該是危險地高吧!(與其中值相比)假如S&P 500指數上升到2250點,那它的PE、PB與Dividend Yield是多少?投資股票需要用得到的最“高級”的數學知識,無非就是初等代數的比例,對吧!PE是26.21,PB是2.99,Dividend Yield是1.97。(2164.69/25.22=2250/PE,PE=2250x5.22/2179.98,PE=26.21倍!)下跌一半是1125,那它的PE將是13.1倍,PB是1.5,Dividend Yield是3.94%,對吧!假如S&P 500指數真的在這一次能夠上升到2250點的話,那麼,從2009年3月9日的676.5點上升到2250點就是整體上升了233%!當作正好是8年的話,那麼年均回報就是233除8等於29%!這是指數化被動投資快快樂樂賺錢的美妙之處。......
    S&P 500指數下跌到了1125點,那它的PE將是13.1倍,PB是1.5,Dividend Yield是3.94%,就值得買進了(但我的理想買進是PE低於10倍,PB低於1,Dividend Yield高於6%!)。但記得也要分批買進,因為沒有人知道會不會還要下跌得更兇!那要等到什麼時候呢?很好的問題。投資長期能夠獲利的要點的第三點:耐性。假如你沒有耐性,再加上沒有足夠的投資知識,那你就經常會買到貴東西!買到貴東西不單只不能賺錢,常常還會賠錢!

    回覆刪除
    回覆
    1. 謝謝Ch Liu兄的詳細分享,背後的投資理念非常值得價值投資者參考。

      其中你說到的以下幾點,基本上我是十分同意的:

      - 買入時盡量考慮安全邊際,分批買進,減少風險。

      - 投資者應該 懂得居安思危,因為沒有永遠上升的股票市場。

      - 假如不想或不懂自己選股,投資者可以簡單地買入指數基金ETF。

      - 中值回歸。投資者可以參考大市過去的平均市盈率P/E來判斷目前股市的估值水平到底是偏高還是偏低,幫助捕捉買賣時機。

      - 被動型投資者可以利用ETF作為簡單的資產配置工具,每年再平衡年初所定立的各項資產合適的分配比重。

      刪除
    2. 謝謝鍾兄言簡義賅的綜述。上星期四我在回覆那一位外甥的投資信裡最後寫下了以下的PS:
      PS 由於S&P 500指數慢慢接近2250點,在一小時前我已減持美國指數基金與瑞典指數基金一半,也賣出1/3的SSAB(瑞典鋼鐵)的股票,轉持現金。SSAB的每股Book Value 是60.3克朗,現在的價格還在它的Book Value的2/3以下,賺這麼少,划得來嗎?我認為錢是賺不完的,只要你有資金、知識與耐性就能慢慢致富。

      刪除
    3. 去年12月我在一位瑞典的價值投資者的blog文“SSAB is nothing for me”下寫道:

      If he followed our philosophy in this field he would more likely be the buyer of important cyclical enterprises—such as steel shares perhaps—when the current situation is unfavorable, the near-term prospects are poor, and the low price fully reflects the current pessimism.
      From The Intelligent Investor, p.383

      Book value per share för SSAB A är nu 82.62 kr. Om man följer Grahams metod: A price less than two-thirds of book value, då imköpspriset borde vara 55.08 kr. Men priset för SSAB A är nu 25.8 kr!(中文是:SSAB A的每股賬面值是82.62克朗,假如我們遵循Graham的低於賬面值的2/3買進的準則,那麼,它的買進價格應該是55.08克朗。而現在的市價時25.8克朗)

      有一位在各個價值投資的blog專唱反調的留言者說:當心還會再跌10%。

      我的回覆說,那真要謝謝市場先生與放空者,讓我可以再加買進更多便宜的瑞典鋼鐵股!並且,我又引用巴菲特的話說:

      There were some attractive issues-it was shooting fish in a barrel. They weren´t huge fish.but you were shooting fish in a barrel. You knew you were going to made good money. (From Warren Buffett, The Snowball, p. 124)

      SSAB är en fisk i en tunna, du behöver bara skjuta!(中文是:SSAB正是一條在水桶裡的魚,你所需要的就是射它!)

      10個月後,我除了賺到供股的廉價B股股票外(早已全數賣出!),原來的A股也已上升了接近10%。但為了手上再多一點現金,所以,賣出的價格還低於Graham的每股賬面值的2/3的價格!

      刪除
    4. Ch Liu兄:我認為成功的投資者需要具備良好的策略和執行紀律,你能夠兩者兼備,長遠來說,賺錢的機率很大。

      刪除
    5. 謝謝你的過譽。我從你們這些投資前輩那裡學到的東西才是最寶貴的。能與你們與瑞典價值投資的blog主交流,一直讓我獲益甚大。我實際的投資經驗只有8年,從初學投資知識至今也只不過11年多一點,但學習的精神則與當初學哲學一樣,是“焚膏繼晷”式的瘋狂學習、思辨與研究。所以學得比一般人快非常多。異常敬佩的前輩有Benjamin Graham, John Keynes, Philip Fisher, John Templeton, Walter Schloss, Warren Buffett, Charlie Munger, Peter Lynch, Christopher Browne, Joel Greenblatt, Howard Marks, Seth Klarman, David Dreman等。我都非常細心地學習這些前輩的理論與思考如何再往前推進一步。

      刪除
    6. 廖教授過謙了。
      今天「鍾記價值投資學會」WhatsApp群組在熱烈地討論你的留言時,我才知道Ch Liu兄原來是大學教授,真令我汗顏!
      雖然我的股齡較Ch Liu兄長,但對於投資哲學,肯定沒有廖教授研究得那麼深入。相信不少網友都十分期待你的著作,未知計劃何時可以出版?

      刪除
    7. 鍾兄可能聽到錯誤的資訊。我只在大學教過哲學,不是教授,非常多教授是我的朋友則不錯。曾讀過兩個哲學博士班也因經濟考量,最後沒有完成學業,所以也沒有得到博士學位。留學北歐變成了學留。最近台灣哲學界很惆悵,因為學生考進來才上了一星期的課就發現沒有前途而轉系。我就想應該設法在哲學系附設金融投資課程作為副修。這樣學生四年出來,會有前(錢)途。香港中文大學哲學系就沒有問題,因為可以副修其它課程。文科的出身真是越來越窄!
      正在寫投資方面的書,寫得很慢。上面提到一長串的偉大投資者,每一位都能在理論上與實踐上長期打敗市場,Graham發展出兩套低風險高回報的投資架構,Buffett立足於Graham與John Keynes的投資哲學上發展除了第三套。我則立足於Graham 、John Keynes與Buffett的投資哲學上發展出了第四套低風險高回報的投資方法。目前就等待下一個大跌市去驗證這套理論的實踐成果。2012年已經back test過瑞典、香港與台灣三個市場,非常理想。2016年2月12日香港大型市場調整的前一天也做了香港市場的forward test,效果也非常好。我最初還沒有接觸到Graham的理論之前,自己已經想出兩個投資策略與方法:一、景氣循環投資法。二、指數化投資法。使用這兩個方法,在2008年10月至2009年3月大跌市時入市,持有兩年,大大打敗市場,後來2009年年末至2010年年初在網上(瑞典、香港與台灣)得知Graham,便找他的書來讀,想法與我完全相同(低買高賣),並且系統性異常嚴謹,概念清晰,邏輯架構與分析性就跟西方哲學著作一樣(另外一個就是John Keynes)。我就用研讀哲學的方法去讀他們的書,收穫非常大。Peter Lynch是讀歷史、心理學與哲學出身的,研究所讀最出名的 Wharton 商學院。他說,在Wharton什麼也沒有學到!(大概當時美國的大學與研究所商學院都在教EMH、CAPM與MPT在這些跟香煙一樣對身體有害的投資理論!)在投資方面言,他說他最有用的知識是邏輯學與哲學。我深有同感!

      刪除
    8. Ch Liu兄:原來如此。其實是否博士或教授都不重要,重點是你對投資哲學研究的熱誠,並願意與大家分享你研究的成果,令人敬佩。

      刪除
  8. 請問那裏可找到恆指十年或 十五年的平均市盈率,謝謝!

    回覆刪除
    回覆
    1. 在恆生指數的網頁那裡:
      http://www.hsi.com.hk/HSI-Net/HSI-Net
      在Download Center-Reports and Statistics

      刪除
    2. 謝謝Ch Liu兄的資訊,在該網站可以找到恆生指數過去的市盈率。
      但假如投資者希望找到恒生指數過去10年平均的預測市盈率,可能要Bloomberg(需要付費)的數據。

      刪除
    3. 上面的網頁,我曾建議他們增加P/B,但沒能獲得回覆!但它除了有長期的月P/E與月Dividend Yield外,還有最近這兩個月的日P/E與月Dividend Yield。
      HSI指數的月P/E與月Dividend Yield是從1973年5月至2016年11月,共43年Years6個月。
      HSCE指數的P/E與月Dividend Yield是從2001年10月至2016年11月共15年9個月。
      這對我的研究工作異常重要。不知道哪一位能告訴我在哪裡能夠找得到香港這兩個指數的月P/B?先說一聲謝謝。

      刪除
    4. Ch Liu兄:讓我看看Bloomberg是否有你需要的數據。

      刪除
    5. Ch Liu兄:已有數據,請給我email,我可以私底下給你。

      刪除
    6. Ch Liu兄:已把數據email給你,希望對你的研究有幫助。

      刪除
  9. Mr. Liu,

    Thanks for sharing. Need sometime to digest.

    回覆刪除
    回覆
    1. lo lo兄:廖博士的論點很值得細讀和思考。

      刪除
  10. 不用客氣!投資知識的積累的確是需要時間的,慢慢來,這還不是太艱難的。然而要將所學到的有用的知識應用在實際的投資上、並檢驗這些知識的妥效性,則更需要時間與真切的反思!但是,投資最艱難的是掌握好了一個“穩健的理智架構去下決策”仍然不夠,必須“有足夠的能力管控好情緒,使其不致破壞該架構。”巴菲特在他的老師Graham的The Intelligent Investor一書前面的那一篇短短254個字的《序》文,值得一讀再讀!這就是鍾兄上面所說的“成功的投資者需要具備良好的策略和執行紀律”的真切意旨。

    回覆刪除
    回覆
    1. Ch Liu兄:「貪婪」與「恐懼」是人的天性,價值投資者很多時候需要反人性地逆向操作,難度可想而知,因此情緒管控(emotional discipline)顯得非常重要。

      刪除
    2. 日本人把Graham的The Intelligent Investor翻譯成《賢明的投資者》遠較中文兩種譯本要好。我使用了十個要點解釋巴菲特的那一篇《序》文的第2點就說:
      二、“Intelligent”在本書中的具體意義
      中文譯本將“Intelligent”翻譯為“聰明的”或“智慧型的”,顯然不及日文譯本翻譯為“賢明的”貼切。這一點,我們可以對照格雷厄姆自己的說法,看看他怎麼說。根據《賢明的投資者》一書第4版的注疏者賈森·茲威格(Jason Zweig)在本書的《導言》中的注疏如此說:
      Back in the first edition of this book, Graham defines the term—and he makes it clear that this kind of intelligence has nothing to do with IQ or SAT scores. It simply means being patient, disciplined, and eager to learn; you must also be able to harness your emotions and think for yourself. This kind of intelligence, explains Graham, “is a trait more of the character than of the brain.” (p.13)
      “在本書的第1版,格雷厄姆曾給出過定義,並且明確地指出,這種賢能睿智與智商(IQ)或SAT學測成績(前稱學術能力測驗Scholastic Aptitude Test和學術評估測試Scholastic Assessment Test)無關。它單純意味著,要有耐性,要訓練有素,以及渴望學習;同時你必須能夠管控好你的種種情緒以及能夠自我反省。格雷厄姆解釋說,這種賢能睿智,‘是性格方面的特徵多於腦力方面的特徵。’”
      由此可知,中文將 “Intelligent” 這一個字翻譯為“聰明的”或“智慧型的”並不貼合格雷厄姆使用這一個字的真正意義。相對而言,日文翻譯為“賢明的”應該更能曲盡格雷厄姆使用這一個字的確切意涵。類比地講,“賢明的”正像我們講一個人內在道德修養所散發出來的德慧、道德光輝,這也跟一個人的聰明才智無關。聰明才智是天生的,而道德修養則是自我自覺實踐的。

      刪除
    3. Ch Liu兄:受教了。但願賢明的投資者在取得財富後,都能保持良好的道德修養。

      刪除
  11. Ch Liu "也許明年可能又會出現大減價,blog友記得買進才好。" 明年有大事發生?

    回覆刪除
    回覆
    1. 美股三大指數都在ATH,處于危險地高是其一。市場的流動性可能會短缺是其二。長期低息環境不再,股指高峰難以為繼是其三。Trump以及其團隊可能會不夠尊重中國,可能引發與中國貿易衝突或軍事衝突是其四。歐盟兩大國-法國與德國都選上極右派(Merkel敗選的話,歐洲政經將動盪。)的話,歐洲會長期處於不確定狀態是其五。英國啟動脫歐,將引發蘇格蘭脫英,巴塞隆納脫離西班牙是其六。股票市場最不喜歡的就是太多不確定因素。
      我從不time the market,而喜歡price the market。然而選股能力遠遠不及巴菲特的情形下,只好對宏觀經濟多一些關注。以上是我比較關注的六點。

      刪除
    2. 先謝謝你的分柝, 現只能加大margin of safety 分段入貨

      刪除
    3. 感謝Ch Liu兄分享明年投資者需要關注的風險因素,以及可能出現的「黑天鵝」事件。

      同意time the market從來都不容易。我認為在大市估值偏高的時候減持是價值投資者較為穩妥的操作策略。

      我自己對宏觀經濟分析並不深入,也不太懂,所以寧願把大部分時間用於關注和分析所持股票的基本面上,正如Peter Lynch 所言:“Nobody can predict interest rates, the future direction of the economy, or the stock market. Dismiss all such forecasts and concentrate on what's actually happening to the companies in which you have invested.”

      刪除
    4. Ch liu 兄你D文咁長,不如学下子凡:"用錄音打字,原來手機內一直有這個功能,在打字盤上按下「咪」的圖像,對著手機講話就能變成文字,這樣可以先很快地「講」一大篇文章出來,再針對錯別字作出修改,原來有好幾位blogger一直以這形式處理文章。"

      刪除
    5. Seth A Klarman曾在去年2月說過以下的話:

      As Warren Buffett was a student of Benjamin Graham, today we are all students of Warren Buffett.

      Graham在他的The Intelligent Investor書中說:
      If one could(斜體) select the best stocks unerringly, one would only lose by diversifying. (p.365)

      巴菲特在股市ATH時根本不需要減持!第一、他一直有充足的現金。第二、他真的做到了“能夠正確無誤地選出最好的股票”。我們需要在投資組合中加入指數基金以達致分散化的目的,但他不需要!我相信他叫人買指數基金,但他並不需要買,恐怕也不需要買進任何債券。這真是所有價值投資者的老師!Seth A Klarman說的一點也不錯!

      刪除
    6. 謝謝!我使用漢語拼音輸入打得很快,而且以前寫哲學文章與文學評論文章已經養成了邊打邊思考的習慣。反而使用語音輸入的話,可能速度會變慢,以及文思不一定能夠連貫。所以,iPhone那一個Siri基本上裝了也沒怎麼使用。

      刪除
    7. 匿名兄:跟過去的估值比較,香港股票市場現時的估值尚算合理。

      刪除
    8. Ch Liu兄:巴菲特也是我的老師。除了他響導的價值投資法以外,他做人處事的Integrity更令人敬佩。

      刪除
    9. 雖然打得不太快,我都是喜歡用漢語拼音輸入法,因為可以訓練自己的普通話拼音,一舉兩得。

      刪除